一日店長《滅火器樂團》─「堅持」是最重要的事
3/23/2021

分享
由左至右為:貝斯手皮皮、主唱/吉他大正、吉他宇辰、鼓手柯光

三月的某個星期二,下午兩點,佐研院迎來了一組客人,不是代工客戶也不是原料廠商,是最近漂回高雄的滅火器。當有人問起高雄最具代表性的樂團,「滅火器」應該是不少人的答案。

為了圓音樂夢,一行人胸懷大志到台北實踐理想,即便是在熱情被消磨到差點放棄的時刻,他們還是靠著彼此的加油打氣堅持了21年,更一舉拿下第31屆金曲獎最佳樂團獎。今年,他們結束了離鄉漂流的日子,正式搬回高雄,希望過去的經驗和學習,能夠為高雄的音樂產業帶來更多生氣。

在堅持的課題裡,滅火器可以說是提提研的前輩,這之中有什麼訣竅?如何過關斬將一路走到今天?就請滅火器傳授給我們吧!

堅持想做音樂的初心,還有純真的自己

經營樂團20多年,滅火器也不是一開始就廣為人知,很長一段時間台下沒有聽眾,因此不需要權衡太多事情,創作只管隨心所欲的抒發分享,「好好生活,好好分享」,習慣了這樣的模式,即便是得到金曲獎最佳樂團後,也沒有讓他們改變過這樣的創作初衷。

在普世的價值中,把音樂當做職業就像一場賭注,常被認為不切實際,但貝斯手皮皮和鼓手柯光都不這麼想:「我們天生喜歡音樂,沉溺在裡面是快樂的,足夠好好生活,就夠了。」對他們來說,只有傾盡一生灌溉音樂,內心才能真切富足。

2019年才加入滅火器的柯光已經是來來去去第五位鼓手,我們好奇的問:「有人問過為什麼一直換鼓手或質疑你嗎?」大正搶先回答:「鼓手是消耗品阿,那個韌帶久了不能用。」宇辰馬上補上:「拋棄式啦。」不留情地吐槽,大家卻笑得東倒西歪,四個大男孩無論是21年前或是21年後,始終堅持著想做音樂的初心,還有那個純真的自己。

一個禮拜大概五天挫折,兩天不小心很開心

當你很認真、熱情的做音樂,回報卻不成正比的時候吧?」說到成軍以來最挫折的事,吉他手宇辰幾乎沒有思考的回答了,在實踐的路上不被肯定、認同,確實是擊倒許多人的致命傷,可問到那段時間有沒有想過要放棄時,宇辰毫不猶豫又肯定地說:「沒有,我們都彼此打氣呀,想辦法讓更多人聽到我們的音樂。」

談到挫折,除了創作、經營樂團、公司,還有滅火器永遠無法忘記的2017年火球祭,那是一場令所有樂迷提到都讚賞的經歷,在資金告急時,還是請了加拿大經典龐克樂團SUM41來台演出,實現自己對於音樂祭品牌的堅持與理想,雖然第一屆火球祭因缺乏經驗,以負債一筆令人窒息的金額收場,但因為後續口碑好,獲得許多贊助夥伴支持,不僅嘗試舉辦了第二屆,今年更緊鑼密鼓的籌備第三屆,就算曾經跌得渾身是傷,也沒有忘記想要的目標正在前方等著自己,這樣的精神,讓所有人都不經點頭佩服。

大正和我們分享這些經驗時說,那些挫敗感曾經強烈到讓他想慢慢淡出,但幸運在2018年接到綠光劇團的舞台劇,當他問綠光劇團創辦人李永豐,堅持十幾年如何面對挫折時,李永豐說:「挫折?挫折不是正常的嗎?一個禮拜大概五天挫折,兩天不小心很開心,你要記得那兩天很開心的樣子!」,這一席話讓大正彷彿找到了宇宙大爆炸的答案,之後大正開始學習和挫折共處,面對無法解決的難關時,就告訴自己繼續努力,當度過難關的那天,任務完成,說不定就是值得開心的那兩天了。

「我知影這袂輕鬆,但未來猶原佇遐,欲去就愛行」(註一),所有光亮的背後,都會有很多想選擇放棄的時刻,能毫不畏懼的原因,這或許就和他們的歌一樣,困難一定有,可是有彼此的加油打氣,就有動力繼續向前走。
註一:節錄滅火器-繼續向前走

用國際的標準要求自己成長

「就像提提研用歐洲標準要求自己,有一天浮上來時,是不會輸給別人的!」聊到國際化的話題,大正也很認同提提研的做法。不少人身在高處時會停滯不前,可滅火器卻始終不亢不卑,每每推出作品總是帶給樂迷驚喜。對他們來說音樂創作是場與自己的戰爭,作品扎實的程度、唱片製作的規格、演唱會的燈光聲響,一切標準都是以國際規格在實踐,在這個精神下20年的累積,讓他們站在國際舞台上也不會有凹陷感,能和大家站在同一個水平。

這件事說起來輕鬆容易,但實踐起來,難關肯定是一個接一個,理想的模樣還是模模糊糊,這種活在未知的傻,滅火器倒是和提提研蠻像的,但我們都相信,只要腳步不要停下,就有機會成為跑在最前面的那個。

不要忘記自己來自哪裡

在台北就算是漂,滅火器也是穩穩的船隻,為什麼堅持要回來高雄深耕?這時大正眼神飄移到宇辰身上:「他吧,他發作就說想回高雄。」聽到總是給人酷酷印象的宇辰被這樣說,我們困惑的問:「發作是指?」團員們發揮默契異口同聲的說:「想媽媽了啦!」惹得哄堂大笑,大正:「因為他有這個症狀,所以只要他發作我就覺得,我們不可能以台北為據點,鄭宇辰有一天會想媽媽想到受不了。」滅火器從不避諱說出自己的出身,說話或創作,也藏不住愛鄉的心情,「坦白說,我發現回高雄後,彈吉他創作的時間變多了!」大正也對這件事感到非常神奇,也許高雄,真有一股魔力吧?才讓他們就算離鄉20年,還是回來了。

認真說起回來高雄是不是想為家鄉做些什麼,滅火器不敢把自己說得太偉大,卻有許多想法正在慢慢實踐著,場域開發、音樂產業人才培養,都會是他們接下來著手的目標!

「堅持做對的事,總會有成功的那天。」滅火器就是這段話最貼切的實踐者,台灣的樂團很多,能夠活到20歲的很少,透過談話,你會知道滅火器的成功,不是僥倖更不是偶然,是一段如負重如山的前往。

漂流的日子結束了,歡迎滅火器回家,未來的日子絕對不會更輕鬆,但望向左右,家的一磚一瓦,我們都正用著自己的方式努力築起,不會孤單。

這個週末(3/27、3/28),提提研和滅火器樂團都會出現在高雄駁二特區的「大港開唱」,有事沒事,歡迎大家來高雄玩!